当前位置:xmbk.cn情感臧天朔斯琴格日乐(臧天朔和斯琴格日乐的秘密师徒情)
臧天朔斯琴格日乐(臧天朔和斯琴格日乐的秘密师徒情)
2022-06-28

【作者:叶公子】

PS:某些公号,请别抄袭我, 我也发公号

01

1981年,13岁的斯琴格日乐考上了内蒙古艺术学院,17岁的臧天朔则成了落榜青年。

一个为艺术奋斗,一个跟随乐队走穴,为挣5块钱演出费而努力。

这一年,“摇滚大神”崔健也刚19岁,进了北京歌舞团做小号手。

一年后,崔健拉着几个同事成立了“大陆乐队”(后来改名为“七合板”乐队)。臧天朔也拉着几个文艺爱好者成立了“不倒翁”乐队。

两家乐队都唱摇滚,都混迹在北京摇滚圈,不久便相识于一场走穴中。

崔健有正式单位,乐队的成员也都是正规军,走穴机会比较少。而臧天朔的乐队主力都是体制外的闲杂人等,时间自由,反而在夜场混得很开。

到80年代中期,臧天朔乐队的名气一度比崔健大很多,谁也没想到崔健能后来居上。

1985年,两个乐队先后解散,崔健进了中央音乐学院旁听音乐理论;臧天朔则拜师作曲家关峡,开始学习和声和作曲。

此时的二人,分别在摇滚的路上前进,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。

远在内蒙古学舞蹈的斯琴格日乐也爱上了听歌,还成了摇滚乐的发烧友。

1986年,国际和平年,在东方歌舞团工作的郭峰等人组织了一场主题为“让世界充满爱”的百名歌星演唱会。

崔健受邀上台,演唱了一曲《一无所有》,打开了摇滚音乐的新篇章。

经此一战,崔健一炮而红,其他诸如孙国庆、丁武、曹平兄弟和臧天朔等人,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儿。

02

在《一无所有》之前,摇滚乐一直是“边缘音乐”,不敢惊动主流音乐人,就怕不小心得罪了“上头”。

谁也没想到,崔健大胆而上,一炮打响了摇滚乐的号角。从此,他成了摇滚乐的先驱人物。

这之后,不管是谁,心里都有些隐隐地嫉妒。

那么多人默默玩儿了多年,没有一个能“出来”,怎么崔健一上就成了呢?

但没人好意思直接说出来,只能跟着崔健走。

崔健的火,刺激了臧天朔,他随后发布了第一张个人专辑《冲入禁区》。

《朋友》这首歌也收录其中,但这张专辑反响平平,并未让臧天朔走红。

崔健那边一场接一场的演出,去的也是大排面的地方,让臧天朔羡慕不已。

臧天朔的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,认为自己能弹能唱能写,一点不比崔健差,怎么就火不了呢?

03

90年代初,臧天朔为了“偷师”,进了崔健的乐队当键盘手。

崔健身上带着摇滚人的脾气,排练时稍有瑕疵就开骂:“干tm神马呢你?”

臧天朔为了学艺,却能忍下崔健的骂,还会毫不犹豫的跟崔健道歉,态度极其诚恳。

这时候,远在内蒙古的女孩斯琴格日乐不但爱上了摇滚,还组建了自己的乐队:苍鹰乐队。

起初,她在内蒙古玩,玩着玩着觉得天地太小,就跑到北京做起了北漂。

1993年,臧天朔已经和崔健混得很熟,还一起参演了张元的电影《北京杂种》。

这部电影之后,臧天朔退出了崔健的乐队,开始单干。

1994年,中国摇滚歌手们集体大爆发,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新专辑。

何勇的《垃圾场》、崔健的《红旗下的蛋》、窦唯的《黑梦》、张楚的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,张张都是神级作品,引来万千人的朝拜欢呼。

而臧天朔却与梦想中的摇滚越来越远,开始做起了流行乐。

1994年12月17日,香港红磡体育馆,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开唱,成了中国音乐史上的名场面。

盛况空前,巅峰时刻。

但是,伴随而来的便是盛极必衰,物极必反。

不久后,唐朝乐队贝斯手张炬因车祸去世,几乎整个摇滚圈的人全部来参加追悼会,也预示着,摇滚时代的终结。

而摇滚时代的终结,也是臧天朔的崛起。

04

1994年的北京,有人蓬勃向上,有人寂静无声。

在一片喧闹沸腾中,那位叫斯琴格日乐的姑娘将乐队改名为“骑士乐队”,并发行了一张单曲。

1995年7月,臧天朔发行了新专辑《我这十年》,以《朋友》作为主打歌曲。

这首具有讽刺意味的歌曲,当月销售15万张,红遍大江南北,臧天朔也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。

趁热而上,他又推出了《心还在等候》《等待那一天》等多张专辑,虽不如《朋友》红火,但销量也不差。

此后多年,臧天朔成了北京摇滚+流行乐的“大哥大”,开辟了属于自己的时代。

臧天朔仗义豪爽,爱交朋友,在北京混得风生水起。

挣扎在北京地下室的斯琴格日乐,做梦都想认识这位大哥大。

直至1999年,在北京音乐圈混迹了4年的斯琴格日乐,终于认识了臧天朔,还成了他乐队的贝斯手。

2000年,臧天朔亲自出马,经过多方创作和筛选,给斯琴格日乐打造了专辑《新世纪》。

这张专辑中的《山歌好比春江水》迅速走红,斯琴格日乐也终于成了家喻户晓的女歌手。

当年,这张唱片横扫各大音乐奖项,斯琴格日乐高亢豪迈的声音也成了歌迷的最爱。

05

爆红后的斯琴格日乐,登上春晚,参加演出,忙得不亦乐乎。

那些年,她就是“顶流”音乐人,是最当红女歌手的代表人物。

斯琴格日乐走红,提携她的“恩师”臧天朔也被摆上了台面,时时被拿出来询问。

对外,斯琴格日乐称臧天朔是她的师傅,给予了她事业和生活的“双重帮助”。

对内,斯琴格日乐却成了臧天朔的“秘密情人”,身边朋友无人不知。

有人曾说:在娱乐圈,没有一条裙子是洁白的,没有一个人的感情是干净的。

这句话,好似也印证在了臧天朔和斯琴格日乐身上。

此时的臧天朔早已有了女友,但在斯琴格日乐面前,他声称:

“我和她只是兄妹情,等时机成熟了,我就和她分手。”

而深陷在爱情中的斯琴格日乐选择了相信臧天朔的话,甘愿做他的秘密情人。

两人在乐队公然恋爱同居,成了朋友圈“公开的秘密”。

谁也未曾料到,插足别人感情的斯琴格日乐终究成了“自讨苦吃”的人。

两人在同居一年后,臧天朔突然告诉斯琴格日乐,他只有“兄妹感情的爱人”怀孕了,他必须结婚,给孩子一个名分。

斯琴格日乐这时才意识到,她想嫁给臧天朔,任重而道远。

因为这件事,斯琴格日乐大发脾气,还跑回了内蒙古。

但臧天朔要孩子的计划,并未受到斯琴格日乐的影响,他和妻子于2001年领了结婚证,还迎来了一个大胖儿子。

在内蒙古痛苦挣扎的斯琴格日乐却受不了相思之苦,不久就跑回了北京。

斯琴格日乐在采访时曾说:

“他说让她打掉就是不打,我女人的同情心又来了。他说等孩子长到一岁他就离婚。还说“我这一生一世不能离开你,你看我可以不去见她”。他的确都做到了……但是我的生活还是非常糟糕的,没有安全感,他一直在给我希望,我却看不到。有时觉得那个女孩很可怜,有时又想自己怎么这么没用,走也没有勇气。”

06

斯琴格日乐回到北京后,再次回到了臧天朔身边。臧天朔各种发誓保证爱她,以后会娶她。

而斯琴格日乐也选择了“自我欺骗”,甘愿继续做“大哥背后的女人”。

原本说的是孩子一岁时就离婚,他们再结婚。但到了孩子一岁时,臧天朔又许下新诺言:

“只要你怀孕了,我就和她提离婚,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这句话给了斯琴格日乐无限的向往,她想怀孕都想疯了。

此时的她却没想到,因果报应,一切夺来的东西都是要还的。

不久后,斯琴格日乐果然怀孕了,开始向臧天朔逼婚,但臧天朔却一反常态,死咬青山不松口,坚决不离婚。

“之前他一直对我说如果有孩子我们要结婚把他生下来,他一定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。但当我真的怀孕时,这个人却说孩子不能要,你一定要打掉。我心里很凉,坚决想把孩子生下来,他看我这么坚决反倒怕了,就躲了起来,不见我。当时正是非典时期,我就一个人在大街、商场闲逛,别人都戴口罩我不戴,想感染非典死了算了!”

最终,这个可怜的孩子夭折在了斯琴格日乐的腹中,无缘人世。

在蒙古族的风俗里,堕胎是非常令人不齿的行为,斯琴格日乐在绝望中吃了大量的安眠药,幸亏被及时送医才抢救过来。

出院后,忍受不了痛苦的斯琴格日乐竟然跑到了臧天朔的家里,公然和原配叫板。

不料,其夫人非常淡定的说:

“你不会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,我都习惯了,我就当自己是他妈,给他关怀和照顾。你们的事,你们自己处理,别来烦我!”

这位夫人牛气啊,颇有点王朔夫人的豪爽作风。

想当年,徐静蕾公然跑到王朔家叫板,王朔夫人也是回了一句:

“我是他妈,他离不开我!”

07

直至堕胎之后,斯琴格日乐才真正看清臧天朔。

他对朋友仗义大气;对工作热情专业;但对感情,他却花心随意,压根不是托付终身的良人。

为了缓解感情带来的痛苦,斯琴格日乐接下了大量的工作,让自己忙碌起来,才逐渐摆脱了对臧天朔的依恋。

此后多年,她和臧天朔依旧来往密切,但却没了往日的信任和亲密。

我想,这时的斯琴格日乐与臧天朔接触,更多的是想借助他在圈内的地位,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傻傻爱着的女人。

不管是哪一种,臧天朔婚内交往其他女人不对,但斯琴格日乐明知臧天朔已婚有子还不离开,也犯了道德错误,所以也换来了严重的惩罚。

直至2007年4月,斯琴格日乐依旧与臧天朔来往密切,有记者拍到她连续三天住在臧天朔的别墅中,还天天出现在他在南京的立煌酒吧。

一年后,臧天朔因为涉嫌聚众斗殴被警方依法逮捕,结束了自己的“大哥生涯”。

2013年2月,臧天朔出狱。2014年9月,臧天朔举行复出演唱会,圈内多位好友出面站台,却未见到斯琴格日乐的身影。

2017年,臧天朔患癌,斯琴格日乐和朋友去探望他,臧天朔在病床上说:

“那时候太年轻,对不住。”

斯琴格日乐瞬间泪流满面。

一句话,两人的过往恩怨全部过去,成了永远尘封的往事。

2018年9月臧天朔离世,斯琴格日乐在微博发布:

“藏哥,走好,一路走好。”

两人终于情断,用死亡为这段感情划上了句号。

也许没有臧天朔,就成就不了当年的斯琴格日乐;但没有臧天朔,斯琴格日乐也不会承受痛苦。

爱也好,恨也罢,人已辞世,一切爱恨情仇都被渐渐吹散在时间里,成了一段回忆。

错把陈醋当做墨,写尽半生都是酸。

时至今日,斯琴格日乐已经52岁,却依旧孑然一身,无夫无子。

不知是对感情感到失望,还是再也遇不见那个最爱的人?

—END—

作者:叶公子

葛优的成名史告诉我们:喂猪的也能做影帝

曾和葛优齐名的“后进青年”梁天,为什么消声匿迹了?

马伊琍管虎情史,和他们背后隐藏的风流人物

1997年,王朔被封杀,冯小刚搭上华谊兄弟,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